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纸条  

2007-08-28 09:29:53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纸条

高健健返回教室时,王美美已在座了,看着他走进来,她冲他笑了笑。和往常一样,高健健一落座就欣赏起了王美美的那根长辫子和小巧的背。他用手支着下巴,伏着桌面,前倾着身子,悄悄地感受那股幽幽的香。和别的女孩不一样,王美美从不搽油抹粉,这味道是那么自然,那么醇香。趁同桌还没来,高健健把桌子又向前移了移,尽情享受起来…… 
  “起立!”班长白生笑一声命令,高健健象被抽了一棍子似的纵了起来。这才知道书、笔、本子还在桌子里。刚坐稳,白生笑又戳着后背要借眼镜戴。高健健赶忙打开眼镜盒,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,背面好象有字,顺手翻过来瞅了一眼,赶忙攥进手心,额上直渗汗,脑门热涨,心狂跳不已。看了看同桌,她没有看他!怕别人看出异样,高健健没敢回头,将眼镜递到身后…… 
  高健健怎么也坐不稳了,尽管老师在滔滔不绝地讲课,时而传来同学们阵阵欢笑。那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依然是那么活跃,可高健健怎么都不敢抬头看一眼,任何声音都不能走进他的耳朵。说实话, 这位老师才是男同学公认最美的老师,常常是男同学讨论的话题。他们宿舍每天睡觉前总要讨论一番女人,这位老师一直是讨论对象,因此大家都特别喜欢上她的课,更想看到她,听到她的声音,搜集她的信息,寻找谈论的话题,交流不同的看法。当然还要讨论一个个女同学,这个胸脯高,那个臀部圆;这个线条好,那个的眼神忘不了……经常久久不能入睡。而他最想让别人谈论的当然是王美美,这姑娘名副其实!他要让别人承认自己的见解。从高健健走进校门那天起,王美美那不胖不瘦的体型,阳光圆润的脸蛋,漆黑明亮的眼睛,长长的睫毛,开心的笑脸……一直是他心中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。他不懂得评判姑娘丑俊的标准,但他总觉得王美美就是全校最俊俏的姑娘:她挽着一条长长直直吊到臀部的辫子;她那浓浓的眉毛宛如刻意描画出似的,长长的睫毛间夹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每闪动一下,似乎都在诉说着什么,尤其是她看他的时候。在王美美面前,总有一种力量在驱使他,一看那张白净秀美的脸,他总是有些紧张,可他的心和眼睛却一刻也不能离开她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了?”他总是质问自己,为什么她能产生那么强大的吸引力?难道自己爱上她了吗?爱是什么?爱就是对别人产生精神依赖,使自己神魂颠倒吗?就这么肤浅吗?不,不应该是这样,至少不完全是这样,他估量着。应该是喜欢吧,那自己为什么喜欢她?是由于她长得漂亮?显然不是。相处一年多来,他一直仔细观察她,确切地说,只观察她一人,她的一笑一颦,举手投足都让他刻骨铭心。当他愣愣地看她时,她的脸蛋总是红扑扑诱人。每当此时,她有些娇羞地转过身,用那双白格生生的小手舞弄那根长长辫子,斜着头,侧看那张脸更是妩媚动人。

看到她的手,就不由想起那次实验课,他俩在实验台两边相对位置,在交接仪器时,碰触到她的手,她的手软绵绵滚烫烫的热!他的手便僵直了,毫无知觉,满脑子只有那双小手在眼前灼灼闪耀……为了再次碰一下,却撞倒了那只量筒,“咣”的一声在地上摔的粉碎。所有的目光都向他俩聚来。他偷偷看了看她,正碰上她那两束充满责备、羞涩、耀眼的光,慌忙低下头来,汗水顺着脸颊流淌…… 
  “难道真的爱上她了吗?以前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有过这种感觉?一定是我们相互爱上了。”高健健不知暗自权衡了多少遍,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。从他与别的女生谈笑时她留露出饱含哀怨的神情中,他断定她也爱上了自己。她喜欢和男生一块谈论,谈到男女生理之别时,她从面不改色。他说他将来要生个男孩,她说那是大男子主义,她就要女孩……每当此时,他的脸总是滚滚的发烫,而她却神情自若,兴致十足。她怎么会和他谈论这些呢?为什么不和别的男生说这些呢?为什么别的女生不和自己谈论这些话题呢?毫无疑问,她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。不,一定是爱!“这女孩真有意思”。他悄悄念叨着,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。 
  趁着老师写字的机会,高健健小心翼翼松开手心,将那张早已攥得皱巴巴的被汗水浸湿的纸条慢慢展开,只见纸条上有一行秀美的字迹:“今天是周末,晚上老地方见”。又赶忙将纸条再次揉进手心,看了看同桌,还好,她在记笔记,肯定没有看到!他为自己的成功感到无比欣慰。前面的王美美端端正正地坐着,耳际轻敷着红润,时而侧耳倾听似的,她在关注着自己的一切!

 “这姑娘,真有意思”。他心中笑了笑。可这“老地方”在哪儿呢?虽然有人说他和她在谈恋爱,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约会过,怎么有老地方呢?难道她是在考验自己的记忆吗?他和她单独在一起只有一次,那是在校园后面的那片林子里…… 
  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,高健健到林子里去看书,不意透过枝叶的缝隙看见了她,正在树下专心看书,他躲在附近偷偷地看:她那柔长的头发象是刚刚洗过,辫子解散了,头发顺溜溜地从后背滑下来,将后背掩盖的严严实实,发稍下忽隐忽现地闪现出滚圆的臀部,洁白的裤子和墨黑的长发形成了鲜明的对照,下面是粉红色坐垫,形成一幅完美的画卷,激起了无限遐想。他蹑手蹑脚地从各个方向看了好一阵子,她的小嘴微动着,听不到什么声音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膝盖上的书和本子,那双白生生的小手握着笔,不停地在膝盖上游动着。他不敢惊动她,也不敢接近他,更不愿意离开她,生怕失去了眼前这道风景。索性选择一个好位置坐下来,仔细欣赏了起来,她的每个部位都那么恰到好处,到处闪耀着熠熠光辉,散发着诱人的清香……

王美美忽然站了起来,惊得高健健也赶忙站起身来。“啪!”腋下的书掉在了地上。
  “哎呀,我还以为是什么,原来是你呀?吓死人了”。王美美瞪着眼,笑着说。
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高健健顿然不知所措。“我想到上面去。”他嘟哝着,象犯了错的孩子似的。慌忙拾起跌落的书。 
  “哎呀,都快吃饭了,还去哪儿,你想误过饭?”王美美站着没有动。 
   
高健健这才看见王美美双手握着坐垫,对折的坐垫里夹着书本,胳膊自然下垂,亭亭玉立,挂着满脸微笑,特别俊秀。 
  “快回吧,还看什么?”王美美转过身,他看见她脸红了。 
  “对,我也……回去”他忙说着向她走去。 
  两个并肩回到了校园,一路上,他很想说话,又不知说什么,只是偷偷地欣赏她红润的脸颊,发现她的肩头很圆很圆,嗅到了一股特别好闻的味儿…… 
   
每每想起这个,高健健还常常骂自己是熊包,为什么那天不早点接近她呢?还不知怎么让白生笑给发现了,经常在宿舍里开涮,为他和她编造了许多故事,成为舍友们谈论的话题。 
  “难道这就是老地方?想考验我的记忆吗?我怎么会忘记呢?”高健健得意地笑了。 
  “起立!”听到了白生笑的喊声,高健健慌忙站了起来,王美美也站了起来。随着老师走出教室,她转身冲他笑笑,扶着他的桌面出去了。她今天的服装和那天林子里一样!  
  时间过的太慢了,在高健健看来,这半天简直就是几年!他一直在为这次约会做准备:见面时的情景、交流的内容、她那娇媚的神态……他最急切盼望的还是尽快单独在一起。而她却不慌不忙,没事似的。“你准备好了,你知道我也准备好了吗?为什么不早点说呢?”他对着她的背,不知嗔怪了多少次。 
  太阳终于在西边山头上徐徐消失了,高健健早就恨不能将那家伙压下去!夜色就要降临时,偷偷溜出校园,径直向“老地方”赶去。 
  没有看到王美美,高健健终于松了一口气,没有让她等!坐在她坐过的地方,依然能够感受到她的气息,仔细模仿她的神态,他想用行动告诉她:他是记着她的!为了记住这个日子,临行前又查对了日历,今天就是月亮最圆的日子。这姑娘真会选择日子!

月亮象一面镜子悬挂天空,柔和的月光在林子里倾泻,形成一层淡薄的雾,整个林子显得格外清静。人们常常用月亮来比喻美丽的女性,说月里有天地之间最漂亮的女人——嫦娥。传说这块黄土地上曾经走出一位绝代美人,她和一位大将相会于充满诗意的月夜,连月亮也自愧不如遮住了脸。要是那女子还在世上,也一定没有王美美漂亮!高健健下意识发现,今天的月亮才是最圆最亮的。月亮不远的地方,一块墨黑的云正在蠕动。看来今天月亮又要用她那块千年没有用过的面纱了!

她怎么还没有出现呢?高健健站起来,又反复审视周围,没有一丝声息。“准是天意,得云遮月时她才会出现吧。”他嘀咕着,又精心琢磨起来,等待奇迹出现…… 
   突然身上凉了一下,紧接着又是几下,是水滴!头顶上乌云密布,远处传来沉闷的隆隆雷声,那圆圆的月亮也就要被云遮盖了,原本漫天闪烁的星星也只能在半个天空里挣扎……远处的天空,被闪电割开一道道血口子,殷红殷红的,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接着传来一声霹雳,好象顿时就要搞个天翻地覆似的。高健健赶忙站起来环顾四周,没有任何声息,只有零散的雨滴敲打着树叶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要是王美美这个时候到来,他要自始至终保护她。电影里经常演绎这种动人的故事。男人拥抱着安慰着浑身湿透冷得发抖的女人,女人紧紧依偎在男人的怀中,享受着男人的温存和保护……唉,所有的浪漫今天都要经历了。他笑了笑,又坐了下来。 
  风来了,树枝使劲地摇摆起来,雨滴愈来愈大,打在身上脸上,冰凉冰凉的。月亮瞬间被乌云遮盖的严严实实,整个林子顿时漆黑一片。脚下已经开始流水,坡上长期累积的枯枝败叶随着流水在高健健的脚面上滑过,径直朝坡下涌去…… 
  雨越下越大,高健健看不见走,他也不想走,要是王美美来了,她能承受住这样的风雨吗?就这样走了,还算是男子汉所为吗?瞬息的闪电中,他扫视着周围,期盼出现她的身影,可是没有发现。他不停地侧耳倾听,试图听到她的脚步声,或者呼救声,可是都没有。“她怎么还没来呢?是雨挡住了,还是什么原因?”于是,他赶忙说道:“王美美,你来了吗?我在等你啊。”如此几遍,没有回应。他站起来,衣服早已紧贴身上,裤子被泥巴一个劲往下拽,随着一阵大雨的清洗,变轻了许多。准是没有来吧,他叹息着。“你不出来,我可要走了。”他再次大声喊着,试图寻找到一点声息,可是没有任何收获。 
  高健健摸着树,高一脚,低一脚挪动着沉重的身子,终于出了林子。心里不停地嘀咕,她究竟来了吗?她回去了吗?她要是没有来,那就好了。 

终于摸到了宿舍门口,他一刻也不能平静:她究竟去了没有?回来了吗?要是她还在“老地方”,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?可不是把她给吓坏了吗?那自己还算什么人呢?于是他又摸出校门,向林子的方向张望,企图在闪电光中捕捉到她的身影,在风雨的间歇里听到她的声息,在充满泥腥的空气中嗅出令他熟悉的那股清香……本想回去带伞的,怕惊醒宿舍里的人,他们要是盘问自己,那该怎么说呢?没有,一点她的信息都没有。于是他再次返回宿舍门口,蹑手蹑脚的在她的宿舍门前倾听了一会,也没有声音。他索性回到自己的宿舍。 
   “下雨了?”白生笑的声音,他怎么没有入睡? 
  “嗯,你怎么没睡着?”他反问道。 
  “失眠了。”白生笑说着又翻了个身,“你去哪儿了?一晚上没见你,这么大的雨,去约会了?” 
  “我……我今天拉肚子。胡说什么呀,谁和我约会呢?”高健健尽力使自己的声音不出现反常。 “该不是这家伙看到纸条了吧。”他暗自一怔,似乎想起了什么, “这死肚子,又来了。”说着便又走出了宿舍。 
  高健健再次来到王美美的宿舍门前,他想,如果她没有去“老地方”,此时她也不会入睡的,如果去了,那她也应该回来了,那么一定会有声音的。他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,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 
  高健健忐忑着上床,一闭上眼睛就看到王美美瞪着眼睛质问:“你还是个男子汉吗?怎么不等我就回去了?那么大的风雨,我有多害怕,你知道吗?” 
  天终于亮了。高健健赶忙起床,一推门就看见王美美提水走过,她对他笑了笑。他觉得那笑容比往常更加妩媚,眼神中似乎在道歉。看来她没有受到伤害,至少原谅了他,他放心了。她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姑娘!想到这里,高兴地笑了笑。 
  高健健决定今天夜里再次去“老地方”等王美美。从白天几次有意无意的相遇和交往中,尽管几次想说说昨天的事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。这要是直接说明了,那她会怎么想呢?只要心灵是相通的,一切都在不言之中…… 

这是一个雨后初晴,草木竞长的日子,柔和的阳光蒸发着地上的水分,湛蓝的天空没有一点杂色,显得格外舒适的一天。终于等到太阳漫悠悠的西下了,高健健看见王美美在宿舍门口站着,时不时地看着他,似乎在告诉他:“你先走吧,我随后就来。”高健健便径直向“老地方”走了。 
  高健健又去“老地方”了,还是一个人出去,一个人回来,没有等到王美美。回来时,月亮西偏,皎洁的月亮周围,依稀撒着可数的星星,校园里一片寂静,同学们都睡了,平时夜间随处可见的一对对情侣,今天尽然没有见到,看来时间的确是不早了。白生笑又失眠了,他无可奈何地说自己又拉肚子了。说了又觉得有些后悔,难道白天不拉,晚上拉起来就得大半夜吗?他生怕别人这样追问。更让他不安的还是这个白生笑,怎么这两天就偏偏失眠了?难道他看见了纸条? 
   
高健健真的拉起了肚子,又得了重感冒,课也不能去上了。许多同学都来看他了,可就没有见到王美美,他是多么失望啊!看不到她,简直就是没了太阳,他感觉到异常无聊和烦躁。虽然在他去厕所的路上曾经遇到过她,她还问了他的病情,笑得依然是那么好看,他说没事的,她就特别高兴,他让她来转,她高兴地答应着。可她怎么就不来呢?难道自己有病了,她就……不是的,她不是这样的人!他一次次否定了自己的猜测。只有白生笑一直在身边,白生笑愈是在身边,他就愈觉得不安,这不是阻挡王美美的路吗?而且他越来越觉得这小子知道了自己的秘密。

咚咚……传来了敲门声,“请进!”高健健答应着忙抬起头。门开了,进来的是王美美,他赶忙坐起来让她坐下,揭开被子下床要给倒水喝。 
  “不要了,”王美美忙过来制止他,“有病还瞎跑什么。”忙去倒水,“想喝水你就说嘛,我给你倒。” 
  “我是给你倒嘛。”高健健就坐在床上。 

“什么时间学会了客气?在我跟前都那样?”她嗔怪着说。 
  “不……不是客气,我是说……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结巴着。不知为什么,刚看见她时,觉得有许许多多的话要给她说,话到嘴边,又是一片空白。

“想说什么,你就说嘛,客气什么?”王美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又像在期待着什么,将头偏过去,对着墙壁。他觉得今天必须说清自己的想法,他得大大方方和她相处。宿舍里就他和她,门外静悄悄的,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,得这场病还不是为了这个机会?绝对不能错过!

“王美美……我……”又紧张了。 
  “怎么了?”她看了他一眼,转过身。 
  “别走啊,我想和你说话……”他赶忙说。 
  王美美站住了,却没有回头。

“我……我爱你。”他不知道怎么说出了口。 
  “你说什么?”王美美的脸一下子变的彤红,连脖子都红了。眼睛直直对着他,觉得十分陌生似的。 
  一不做,二不休,敢说一句就敢说两句。“我说我爱你!”他提高嗓门,“真的,自从见到你那天起……” 
  “我不知道你胡说些什么。”她特别镇静,镇静的让他觉得可怕。她向门走去。

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他吼道。 
   她又站住了,看着他。“你觉得我们合适吗?还是学生,升学是我们唯一的任务!”她也大声说着,眼睛盯着他。 
  高健健觉得顿时冷的厉害,他颤抖着,脑子里全乱了,好象什么都有,又好象什么都没有。“那怎么给我纸条呢?我……” 
  “什么纸条?我不知道你说些什么。”

“在这儿,”高健健从手心里展出那张皱巴巴的纸条,“这不是你写的吗?”

王美美干脆过去,伸手拿起纸条。“这怎么是我写的呢?”

“手字是你的,难道不是吗?”高健健顿觉清醒了许多。

“一定是是那个白生笑捣的鬼,”王美美说着将纸条撕得粉碎。“他约我,我没有出去,她就……”

王美美一转身,“啪”的一声,就出去了。接着又是“啪”的一声,她走进自己宿舍,哭了。高健健一头处在被窝,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。  
   
高健健蒙了头,前两天没合眼,又两天没醒来,再过两天病好了。重新走进教室时,他的座位换了。听说是王美美、高健健、白生笑分别向班主任提出了要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7)| 评论(2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