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回忆我的父亲  

2008-06-15 09:06:49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回忆我的父亲(原创)

  父亲是我此生最敬畏的人,在我的心中,他永远是那么高大,那么坚强,那么严肃的人。

我的父亲和我的儿子

  从我最早的记忆中,也许那是我五岁的时候吧,那时侯我家有十口人,日子过的很紧张。记得一个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,那时侯,母亲在把饭端在炕上时,总是另外放一个盘子,里面呈放着各种各样的调料,为的是满足所有人的口味。我也在站在地上吃饭,看着哥哥姐姐们都吃辣子,我也就太起脚跟用筷头蘸辣子粉,可是炕墙太高了,一不小心将盛辣子的小碟推倒了,正在炕上吃饭的父亲看见了,他将碟子拿起来,把辣子给我道进碗里,我知道他已经发火了,便吓的哭了。父亲皱着眉头,从炕头下来,将我抱起从大门出去,将我从硷畔溜了下去。我吓的大声哭泣,随后追来的大姐哭着将我抱回家中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吃辣子。直到我上初中以后,在学校独立生活后,才真正开始吃辣子。后来回忆起这件事,父亲说,那时侯,家里那么困难,是担心我上火了,那样得花费医药费用,再说了,小孩子吃辣子对身体不好,他在情急之下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那样了。

  那时候,我们家里有许多规矩,比如说,家里来亲戚的时候,小孩子是不能在旁边观看的,亲戚吃饭的时候,更不能围观。我家有前后两孔窑洞(套间),家里来亲戚的时候,如果是夏季,亲戚在前窑,我们在后窑,是冬季,亲戚在后窑我们在前窑。父亲这个不成文的规定,一家人都一直默默遵守着,把家里最舒适的环境留给客人,这是我们共同的想法。而最令我们大家至今难以忘怀的是,那时侯,家里日子过的很拮据,粮食的匮乏困扰着全体种庄稼的人,我们家更是紧张,那么多的孩子,生活更是困难。只有来亲戚的时候,母亲给亲戚做白面吃,那时侯,我们隔着窑的过洞闻到扑鼻香味,具有特别的诱惑力,可是我们谁都不会进去看一眼,担心让亲戚说孩子没有家教,不懂礼貌。等到客人吃过了,母亲就分在各个碗里,我们每个人吃一点,感觉特别香。直到现在,每当我们共同回忆起那个时候,大家都说那时侯的饭才是真的最香!而当我们大家谈论的时候,父亲总是一句话也不说,从他的脸色中,我可以看出,他的心里感受着痛苦,他似乎认为自己对不起我们。于是,我们一般不在他跟前说起从前的事。其实,我们一点都不埋怨他,在那个困难时期,这么大的一个家庭,我们大家能够生存下来,父母亲已经很不容易了,怎么会有责怪之意呢?可是父亲的愧疚一直伴随到了他的生命终结,直到弥留之际,他依然念叨着自己没有让我们从小过上好日子,受罪了。每当听到这些,我们大家心里都满溢酸楚,大家知道,他已经很尽力了,尽管我们受罪了,可更受罪的是父母亲啊!

  父亲读过两个冬书,可是父亲认识了几乎全部的字,他经常读书,特别喜欢读书。每当他读过以后,还经常讲给别人听,在我的记忆中,他讲的三国故事和水浒、西游记陪伴我长大。他尽力供我们上学,尽管日子过的很紧张,但是他明白上学的重要性。可是,一个个都中途辍学了,父亲在去世前曾经和二姐说起过,他说他最对不起的是我大姐,没有让她上过一天学,为的是让她带我们这些弟弟妹妹。由于生活的紧迫,他也没有强迫孩子上学,谁如果自己说不读书了,他也没有强迫,只有我从来都没有说过不想上学,他就供我到最后。记得我上学时,虽然兄弟姐妹们都已经长大了,比我大的都已经成家了,可是父亲也年近古稀了,只有辍学的弟弟和他共同支撑着我的学费。父亲曾经含着眼泪告诉:“你对念书很用心,我只要能够把你供出来参加工作了,我也就放心了,其他事情恐怕赶不上了。”每当我上学走的时候,父亲总是东挪西借给我打发学费,他甚至步履蹒跚地几次来学校给我送来……

  等到我参加工作后,父亲依然耕作着土地,他老说我的工资太低,日子不好过,把小米、洋芋等吃的给我捎来。直到去年他得病了,尽管我们多次告诉他,不让他种地了,可是他还是种了一些,村里人给我打电话了,我才知道,他总是嘴上说不种了,可偷偷地又出山了。我让他住在我家,在城里清闲一些,可是,父亲怎么也不肯,他说自己太不自由,行动不利索还影响我的工作!他说现在有吃有喝了,也有钱花了,他不再担忧了,他想怎么过就怎么过,想种地就是闲不住。

  就在今年农历二月二十八日,父亲走完了他的一生,永远与我们分离了,看着他紧闭的双眼,安详的神情,我的心顿然感觉到揪心的痛,在父亲86个在世时间里,他八岁开始当长工,我的爷爷很早就离开了父亲,他过早地承担了一个家庭的责任,这也许是他对我们严厉的原因吧,因为他更加懂得生命的可贵,明白生活的艰辛,更加懂得人的品德的重要。他在85岁的时候还在耕作着自己深爱的土地,收获了他此生最后一次庄稼的收获。他用他的生命激励着我们,奋斗才是人生的意义,勇气才是成功的基础。

 父亲,我此生最敬畏的人,愿您一路走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4)| 评论(4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