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天路之旅  

2011-06-11 22:02:55|  分类: 行遍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天路之旅(原创)
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
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
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
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
……
是谁日夜遥望着蓝天
是谁渴望永久的梦幻
难道说还有赞美的歌
还是那仿佛不能改变的庄严

……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 每每耳畔响起这首歌曲的声音,就唤起我去青藏高原旅行的强烈愿望。但这种愿望仅仅是一种梦想,因为去世界屋脊去旅行,在我小学时就知道,那儿不仅仅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更是很多人不一定能适应的地方。等到青藏铁路开通后,我对西藏的向往更加强烈了,因为,根据报道,火车上有供氧装置,这样去西藏,显然是没有任何风险的。更让人难以释怀的还是那首饱含激情的《天路》,更坚定了我去西藏的决心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列车驶出西宁站的时候,太阳就要落山了。在落日的余晖中,再次穿进了湟源峡谷,总想在看一次日月山,看一次晚霞之下的青海湖,可是,还没有到日月山,列车就被夜色完全笼罩了。只有通过火车的声音变化来判断时而穿梭着隧道,时而在路面上疾驰,依稀可见的灯火在瞬间丢在了后面。从上海就上车的一对老夫妻成了我的临床车友了,他们俩到西宁已经乘坐了一天一夜的车了,俨然早已就把车厢当做了自己的家,照常履行着家常生活的各个环节。时而吃饭,时而夫妻窃语,时而端坐相视而笑,时而互相揉搓一下困乏的关节。他们都是离岗的老教师,乘着年轻要去西藏,为了确保自己的身体,还去云南爬了一次雪山,经家里休整一段时间才出发了。看得出他们做了充分的准备。开往拉萨的火车与别处的自然有所不同,除了车里增加了供氧设备外,车上随时显示着所处位置的海拔高度,每节车厢里还提供药物,有医务人员值班。看得出,乘火车完成天路之旅,对不少人来说,的确就是一种挑战!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 早在西宁时,导游就告诉我们,真正的美景在青藏铁路上,为了保证游客能够看到美景,列车时间安排能够确保把最美的景色在白天通过。她告诉我,天路不是因一首歌曲而得名,而是因名而得歌曲。松赞干布先后迎娶了尼泊尔尺尊公主、唐文成公主,为两位公主修建了大、小昭寺,分别供奉了释迦牟尼八岁和十二岁等身佛像。大昭寺建成后,为纪念山羊驮土建寺的殊胜之举,寺庙取名山羊幻化庙,城市也改名为“惹萨”,意为“羊土城”。 公元8世纪,赤德祖赞迎娶了大唐金城公主。金城公主将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佛像,迎请到大昭寺主殿,制定了一整套供养祭祀仪轨,在红山和药王山之间修造了称为“巴嘎噶林”的三座大白塔,形成进入拉萨的大门。 自从金城公主将小昭寺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移供大昭寺主神殿,这尊佛像成为整个雪域藏人信仰的中心,朝拜供奉者络绎不绝。缘于这尊至神至圣的佛像,“惹萨”又改名为“拉萨”,意为“神佛之地”。想来藏族同胞对神佛那样的信仰,拉萨自然就是他们心中的天堂,通往拉萨的道路自然就是天路了。加之青藏高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原,信徒们从西宁前往拉萨拜佛的途中,一直向上行走,距离天越来越近,形象地成为天路也是一种必然。去西藏旅游,自然要领略天路美景,乘坐火车就是一个绝好的浏览过程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,自然不敢在夜里耽误更多的时间,很早就在火车上入睡了,生怕早晨起迟了,耽误了观赏天路美景的机会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梦里依稀感觉火车似乎是停下了,睁开眼果然就是。“到格尔木了。”不知是谁嘟哝着。我赶忙从上铺走下来,爬在玻璃窗上看外面,格尔木车站在橙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肃穆,整个天空在夜色中还是那么沉寂。征得列车员同意后,我索性走出火车,来到格尔木火车站的站台上。夜色依然浓重,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些许亮光,星星显得格外明亮,撒落在天空,就像一盏盏明灯,将整个高原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顶棚之下。站台上整齐地站着一排工作人员,肃立在每一个车门前,给格尔木增添了一道新的景色。车站的灯光显得有些暗淡,橘红色的灯光,将这个车站装饰的更加宁静、肃穆。站在站台上,顿然觉得空气是那么新鲜,高原是那么的清静,偶尔的走步声都能造成很大的声响。再次走进车厢随列车走动时,天空渐渐的亮了,我决定组在车窗前,静静地等待天亮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 渐渐的东方天色变成了蓝色,西边的山头泛出了淡淡的土色,整个天地之间弥漫着浓厚的蓝色,将天地之间顷刻变成了一个蓝色的世界,仿佛谁有意识的染色一样。一会儿,这蓝色逐渐淡去,太阳摆脱了地平线,淡黄色的地面与蔚蓝的天空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。西边的山头上出现了阳光,将洁白的雪山照的更加洁白,更加明亮。列车在平坦的高原上行驶,高原上的草甸上,层层叠叠地裸露着草甸的层级,厚厚的,犹如铺在大地上的一层层毯子。时而看到远方的草垫上游移着一个个黑色的小点,大家有人说那是牦牛,有人说那是野驴,有人说可能是藏羚羊。大家一个劲儿猜测着,张望着,都站在玻璃窗前,手里握着照相机,不停的拍摄自己喜爱的景色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 列车上播放着熟悉的高原歌声,这歌声在草原中显得更加富有情调,给这个旅程增加了更多的韵味。

“藏羚羊,看,藏羚羊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车厢里顿时涌动起来。铁路边真的看到一只美丽的藏羚羊,在草垫上悠然自得的游走着。随着这一次的出现,藏羚羊在可可西里草原上不断的出现,大家不再为一只两只藏羚羊而欢呼雀跃,而是捕捉最大的最近的镜头,以获得更多的满足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河流在天路两侧随处可见,时而宽阔,时而狭窄,清清的河水在高原上形成了美丽的风景。滋润着草甸的生长,那些牦牛、藏羚羊在河水中饮水嬉戏,仿佛一群欢快的孩子追逐,打斗。时而碧波微涌,波光粼粼;时而冰雪铺天盖地,藏羚羊和牦牛在冰雪中流露出的草甸中啃食。两边的山头时而草甸覆盖,时而白雪覆盖。穿越于偌大的高原中,任何东西都是渺小的,包括眼前的雪山,都是那么渺小,就像偌大的盘子中盛放的一颗颗桃子似的。铁路就像一条细长的蛇,在高原上蜿蜒伸进。青藏铁路与公路几乎并排前进,车路上游走的一辆辆骑车,犹如小河里游动的小鱼。偶尔可见的一个个兵站,还有居民的住房,在高原上静静的分布在公路边,山坳中,雪山下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 走过了可可西里,看过了三江源,那一条条河流就是这样成为大江大河的,俗话说“大河有水小河满,大河无水小河干”,在我看来,这个说法应该正过来:“小河有水大河满,小河无水大河干”才是事物发展的根本所在。长江、黄河、澜沧江等任何一条大江,都是由这些小河汇聚而成,如果没有无数条这样的小河汇聚,哪儿有大江大河的产生呢?

没有大河水流向小河的,只有小河水流进大河,这个道理不懂的人不会有很多的。即便就是南水北调,采取人为方式来改变自然,但那又怎么可能发挥得了主导作用呢?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快到唐古拉山口了,显然是高原反应所致。耳朵好像什么都听不到,又好像什么都有,却听不清楚。鼓胀的耳膜让人感到不舒服。彻车窗前的人显然是少了不少,床铺上睡觉的人多了起来,上海老妇人显然是不适应了,车厢里的护士帮她插上了氧气管,丈夫守护在床边,目不转睛地看着老伴,微笑着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过了山口,海拔明显就是一直在降低,人们时而走在车厢过道,观看海拔显示数字,安慰那些高原反应比较强烈的人。列车在海拔高度逐渐下降的路上行驶,路边的牛羊逐渐多了起来,成群的牛羊在空旷的草垫上犹如撒落在天上的星星,密密麻麻的。牛羊密集处,有着聚居的村落,崭新的房屋,宽大的院落旁,堆积着许多黑色的牛粪,有的累积成塔状,有的堆积在围墙上面,有的在地面上成列着,那是居民用作燃料的牛粪饼。当到了那曲车站的时候,我们终于可以到站台上做短暂的停留。也是从哪儿开始,草甸的细微之处,隐约可见一丝丝绿意,春风从那曲开始,有了照顾天路的意思。这浅显的绿意,代表着春天的到来,更证明着海拔的降低!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西边蓝色的湖泊,在阳光的照射下,碧波荡漾,形成了一个美好的画卷。那是错那湖,湖面反射着美丽的雪山和草甸,草垫上成群的牛羊,白色的云朵在湖面掠过,那是天空发射的景色。要是置身湖边,如果没有湖水微波涌动,将会分不清是天是地。

渐渐的,在路边出现了小树,远处的山坡上出现了绿色的小灌木,在高原上形成了难得的独特的风景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列车驶进拉萨河边时,就走进了河谷地带,高原反应离开了所有的人。逐渐可以看到路边绿色的树。嫩绿的柳条携着刚发的嫩芽,摇摆着腰身,点着头,在迎接着我们的到来。过了羊八井,显然已经就到了春天,很多人都在田里忙碌着,耕作着,他们吆喝着耕牛,在这个河谷中播种着希望。沿途绿树逐渐多起来,山坡上的树木多了起来,就连绿油油的青稞苗也走进了我们的视野。这短时间内的季节变换,让人很有一些应接不暇的感觉,车厢里很多人在惊讶着、感叹着、对比着。

天路之旅 - 一线晴空 - 一线晴空

终于到了拉萨了,远处依稀可见的布达拉宫,在大山下显得有些低矮。红白相间的颜色是那么熟悉和亲切。我们按捺着心中的激动,心中不停地念叨:拉萨,我来了;布达拉宫,我来了。

在太阳西下时,完成了天路的旅程。早已等候在车站的小郭导游将洁白的哈达搭在我们的脖子上时,我们以“扎西德勒”回应着他的热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1)| 评论(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