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孔甲己  

2013-09-17 16:17:04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孔甲己(原创)


 

柳镇酒店的格局与别处不同,都是一进门有个小吧台,吧台内设一个小货架,架上陈列着各种酒类饮料牙签等常用物品,酒的类型也很少,只有在货架的顶端搁着几瓶高档酒,算是酒店的招牌,显示着本酒店的档次。货架的下方陈放一些香烟,各种档次的都有,多以低级香烟为主,只有侧边的食品袋里准备几条高档香烟,这是为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准备的,时而他们被人请的时候,就用这些。因为没有烟草出售手续,只能偷偷地藏在不显眼的地方。吧台高一米三左右,长两米左右,在转弯处形成圆拱状,台内只能放置一把椅子,坐一个人应承客人,看上去雅致极了。

酒店一般分两种供客人消费的地方,吧台前面的大厅是让那些打工的人消费的,他们总是衣着随便,汗味臭烘烘的,脚上踩着泥土,进酒店也就消费一些素面之类的,能填充肚皮,就心满意足了。偶尔夜里休息,几个人围坐在桌子上,要一盘“奉陪到底”(油炸花生豆),用手直接从盘子里捏着吃。要一瓶四五元的下等烧酒,没完没了的猜拳,闲侃。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只有那些穿着西装革履的,头发有光,脸庞洁净,走起路来挺胸昂首,目不斜视,踱着步子,慢腾腾地走进包间,掌柜认为有头有脸的人,才闭上包间门,细细品味。每到这个时候,掌柜总是在门口迎接,送上去,并亲自给倒茶倒水。而后跑来喝斥我们赶忙带上好烟好酒送进去。“他们才是真正的消费者”,掌柜的总是这样提醒我。

我从十六岁开始就在柳镇的酒店里干事。掌柜的一开始认为我太老实,有些傻,多次告诉我,对大厅里的人怎么都行,对包间里的人一定要笑脸相迎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可还是觉得我不行,于是又找来几个模样俊俏的姑娘去专管包间。我负责大厅和吧台,这样我也感觉轻松了许多。包间里的姑娘一次次都换掉了,只有我一直在吧台上。

孔甲己是坐在包间内吃饭而衣着不好的唯一的人,他身材高大,脸庞瘦削,眉毛浓密,两个眼睛经常布满血丝。穿着一身早已变色的西装,脚上蹬着一双灰暗有些粗糙的皮鞋,显得格外清净单薄,看上去颇有几分旧时先生的样子。他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旱烟味,人们总是不和他坐在一起吃饭,大厅里他不坐,包厢里只有他一人。有几次掌柜的要让他在大厅里吃,孔甲己说:“和气生财嘛,满足顾客的需求才是你的服务宗旨嘛。”掌柜的也没有办法,只要看到孔甲己来了,掌柜的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管让他进去。只是几次告诉我“只要孔甲己在哪个包间里,就不要在带人进去了”。

听说孔甲己原来也是柳镇有头有脸的人,他高中毕业后就被聘进政府机关,那时候,孔甲己是机关内有名的笔杆子,才两年就用为文书。这是很多干部一生都难以获得的机遇,孔甲己只用了两年。孔甲己也很珍惜这次发展机会,他按原则办事。有一次,镇长的亲戚结婚,因年龄不到,而被他卡住。镇长说了几次让他办,他都没有给办。这件事让他一时名声大噪,但是也让他从此不能顺利。他的文书生涯也就此而终。以后,孔甲己又搞计划生育,有一天,县委的一名领导说情,要给其一位亲戚少罚款,孔甲己硬是不给方便。他真是太死板了,很多人开始厌恶他。听说柳镇出去最大的官员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曾经求他办事,他都没有答应。孔甲己从此就成了死板教条、性格孤僻的代名词。没有人愿意和他打交道。

孔甲己名字的由来也很有趣。有一次,他来酒店吃饭,讲给我很多要我注意的问题,比如说,做人不能看人下菜,不能看谁的权力大就点头哈腰,不能看谁有钱就没有原则,做人得有自己的原则,反复强调,这是做大事成大业的根本。我暗自好笑,对我这样的一个人,我整天都在老板的指挥下赚取几个工资,能生存就不错了,我还图啥大业呀,我能娶妻生子,生活能过去就很满足了。等他的话刚完,大厅里几个吃饭的学生笑了起来:“我看你就是孔乙己!”一个小声说道。“孔乙己?”我惊异这个名字,好像有些熟悉。“他是谁啊?”我问道。“他是一个好人,喜欢学习的人。”那几个孩子笑着回应。“那我就是孔乙己他哥!”孔甲己显然有些不耐烦,脸上绽出了笑容。“那你就是孔甲己了!”一个孩子说道。“甲、乙、丙、丁……对,甲是老大,好啊,我就是孔甲己!”孔甲己高兴地说。旁边店铺的人也闻声赶来凑热闹,大家都大声笑着,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从此,孔甲己就成了他的名字,他的真实名字逐渐淡忘了,再后来就也没有人叫他别的名字了。

还有一次,恰好人家包席,他又要包间。我无法给他安排,老板躲了几次都没有躲过,他还是把老板叫来了,老板郑重地解释了一番,他还是说:“你们这儿是镇上最高档的酒店,这儿吃不成,我就不吃了。”席间,有几个人认得他,有人说:“孔甲己,人家都提拔了,你怎么还是个一般干部呢?”“我,我,我不想提拔,我要让我的儿子以后提拔。”“就他?还想提拔?有啥关系?有钱吗?”又一个人附和着。孔甲己涨红着脸,匆匆的离去了。整个酒店顿时被笑声淹没,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老板向那人作揖感谢,总算是送走了孔甲己。

听人说,孔甲己曾经也有老婆,还生了个儿子。后来,由于孔甲己在工作中得罪了人,老婆的单位调遣了,老婆得知这些情况后,多次和孔甲己吵闹,要他给人家送礼说好话,孔甲己硬是不干。再后来,有个朋友做生意贷款了,要他当保人,结果生意赔了,人都蒸发了。银行起诉孔甲己,孔甲己的工资也成了别人的……老婆孩子也从此离他而去了。领导也见他可怜,要他请假出去做生意,但是他没有本钱,也没有合适的项目,就一直在街上溜达着。偶尔还是走进酒店的包厢内,要一盘“奉陪到底”,拿一瓶低档烧酒,悄悄地走进包间内,自斟自饮起来。

后来,孔甲己来的越来越少了,偶尔有人说起他来。有一次,大厅内吃饭的顾客说:“前几天,我进城看到了孔甲己,他站在路边,和一个中年女人说话,后来就跟那个女人走进了一家小旅店。”“那是去嫖了呗,”另一个人呷了一口酒说道,“他老婆都不要他了,听说又和别人结婚了,他能怎样?”“他这人就是倔,不能适应时代,人家别的干部一边工作,一边做生意,都开车了,他却吃不开饭了。”又一个夹着花生豆说着。“那年他搞计划生育,我说给他几百块钱,让他少罚点我的,他硬是不肯。要是别人,那真是好办多了。活该!”“人家是坚持原则,人家脑子里有政策,有公道……”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说道。“狗屁公道,就他?能行吗?主持公道,自己就妻离子散了?”……两个争执起来,四个人喝完酒,走出了大厅。

又过很长时间,还是没有见到孔甲己。

半年后冬天的一天,酒店的包间全部订了饭,下午整个酒店热闹起来。我也破例随着伺候客人,都是镇政府的那些人。酒席之间,偶尔听到有人说起了孔甲己。“孔甲己的问题解决了,省下事了。”一个人说道。“是谁先发现他死了?”又一个问道。“是被打扫卫生的发现的,死在了路边,衣服单薄,可能是冻死了;也有人说前一天晚上喝酒了,倒在了地上。”“他这个人就是太死板,早就没钱了,借钱过日子,这个样子谁给他借钱?”“他老婆儿子怎么没有来啊?”又一个说道。“联系不到啊,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。”……这些人吃喝了大半夜,终于离开了酒店。

第二天听老板说,昨天他们是去埋葬孔甲己了。孔甲己死在了路边,雇了几个土工将他埋了。从此再没有听到有人说起过孔甲己。

第二年夏天的一个中午,酒店走进一个老头和一个小伙子,问我:“你最近见到过孔甲己吗?”“谁?”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他不是早已经死了吗?”“他死了?啥时候的事?”老头和小伙不约而同的惊讶道。“他怎么能死了呢?那么好的一个人。”老头子看上去十分痛苦。我就告诉他去年冬天的事。原来孔甲己曾经给了老头的孙子一些钱,帮助孩子上了学。孩子毕业了,老头带着孩子准备感谢他的。老头听了我的话后,顿时老泪纵横,说什么都要找到孔甲己的坟墓,他说买好多的纸钱烧,让孔甲己在阴间过上好日子……

以后再也没有人说起过孔甲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9)| 评论(2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