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九河之蹬孟门山  

2014-02-09 14:59:32|  分类: 行遍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九河之蹬孟门山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从壶口瀑布向南走完“十里龙槽”,黄河再次出现在秦晋大峡谷主河道上,河道上出现了两个河心岛,这就是闻名遐迩的“九河之蹬”——孟门山。黄河水以孟门山为界,分成东西两个河道,向南流去。这两个河心岛,其实就是两块巨大的石头,传说着两块石头原为一体,成为一座山,阻塞河道,引起洪水四溢,大禹治水时,将此山一劈为二,导水畅流,形成了我们看到的两个小岛。远眺如舟,近观似山,俯视若门。还说古时候,有孟氏兄弟的后代被河水冲走,曾在这里获救,因此取名为孟门山。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似曾听说过孟门山,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孟门山就在这里!早在第一次去壶口瀑布时,曾经遥望到孟门山,看到岛上有一巨型雕塑。岛上有一巨龟,龟背上站立一个巨人。我们在车里议论,朋友们说这是谁呢?“一定是大禹!”我脱口而出,“别人没有这个资格!”这个中国历史上响当当硬梆梆的人物,人们对他的尊崇和爱戴源于他治水之功,他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敬业精神,他一改过去围堵治水之法,改为以疏为主,疏堵结合的治理办法,治水成果卓著,一直传为佳话,大禹成为崇尚科学和敬业的化身。尧舜禹时期为中国原始社会时期,虽为禅让制,但相比之下,他们施行仁政,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民主的时期。禹将帝位禅让于自己的儿子,建立夏朝,建立了国家,也就真正意义上开启了中国家庭、家族、和少数人治国的先河。至此以后,为政者自恃高人一等,民主政治一去难返,多数民众成为少数当政者的工具,成为权力的奴仆。我想,人们对大禹的敬重不及尧舜,也许缘于此吧。历代帝王常把自己比作尧舜,而不与禹比,也许就是这个道理。毕竟黄河泛滥并没有得到根治,而集权制度却一直源远流长……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现在去梦门山,通过一条横跨大孟门山的索桥,走在桥上,摇摇晃晃,下面黄河水流湍急,让过桥的人感到十分刺激。胆小者小心翼翼,胆大者大步流星,索桥上传递着快乐,感受着惊险。

通过索桥,穿过山门,大禹的雕像就矗立在眼前,岛上匍匐着一个巨大的乌龟,乌龟头高高扬起,背上的大禹仰望南方,大禹治水就是从孟门山始向南而进的。他仿佛在和乌龟一起巡视着黄河,还有啥地方需要治理似的。这座雕塑叫做“大禹应龙神龟雕塑”,寓意大禹在应龙和神龟的帮助下,劈孟门,凿壶口,定九州,开沃土。孟门山随横卧黄河中,不曾被黄河水淹没过,“任洪浪滔天,而终不能没”,皆因神龟背负“息壤”,有水涨船高之神效。国运亨通,四海清明。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大孟门岛长约300米,宽50米,高出水面约10米。像是一艘在黄河上巡航的舰船。大禹雕塑南边,修建有黄河祭坛,两层简洁而质朴的建筑,在华夏文明的象征——黄河河心岛上建立,在大禹治水源头祭奠母亲河,那是最恰当不过的了。黄河祭坛南边,有一凉亭,漫步大孟门岛,供游客驻足小憩的地方。站在岛的最南端,目睹黄河水合二为一,浩浩荡荡,犹如坐在一艘游船上,随波逐流畅游黄河。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雕塑的北边,有一菩萨小雕塑,面带微笑,向北而立,仿佛在倾听壶口飞瀑的声音,又是在大禹的身后安抚广众,普救众生。再往北,就可以看到距离大孟门岛大约10多米远的小孟门岛,这块仅有五六十米唱的巨石,没有登岛之路,与大孟门岛遥相呼应,两道之间河水浩荡,犹如两艘前行的舰船。伫立此处,看黄河水穿岛而过,一分为二。感觉就像乘着游船,离开十里龙槽,伴随大禹巡视黄河一般,颇感荣幸和惬意。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我们去的时候是甲午大年初二,孟门山东边黄河水浩荡东流,西边则是冰封河道。我们只能感受“四时雾雨迷壶口”,却无法看到“两岸波涛憾孟门”了。倘若是春夏期间,定当午后去孟门,夜里赏月景。漫步小岛,洪流作伴,夜深人静,飞瀑传声,那是何等的感受?明月高悬,惊涛拍岸,幕天席地,“山随波影动,月照浪花浮”,那是多么动人的孟门月夜?

九河之蹬孟门山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太阳西斜,夜色将近,我们感受着“南接龙门千古气,北牵壶口一丝天”的孟门山,其与壶口、龙门共称黄河三绝,而我们一天赏其二,实感荣幸。

走过索桥,张望大孟门岛,只见“卧镇狂流”几个遒劲的大字,在孟门岛西侧特别鲜艳,这不正是古人对孟门山的传神总结吗?

孟门山,这个古来一直称为“九河之蹬”的岛,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,无论它是山、是门、是岛、是蹬。我还要去孟门山,一定是一个月圆星稀的夜晚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9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