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魂牵梦萦忆军林  

2014-09-05 20:34:41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魂牵梦萦忆军林

记不清军林离开我多长时间了,总觉得很久很久了,见过他已至少有十多年了吧。往事却历历在目,我甚至一直认为他依然存在,或许某天我会在街上、路上、村里……或者在一个地方能够遇到他,以至于有几次看到和他后背相似的人,跑过去辨认后,失望至极!

上学的时候,军林能说会道,又会出点子。虽然男女同学几乎不敢说话,但他还是给很多同学,尤其是女同学起了绰号。至今偶遇老同学,依然常常说起那段时光,大家至今不明白当初叫那些绰号的理由是什么。军林家庭境况不算太差,父母年龄也不算太大,家里他又是最小的。但他那时就开始做生意,用课余时间到街上批发一些干炉、枣饼,带到宿舍卖,偶尔还有一两元的收入。那时候,我们两周回一次家,带的干粮不足的时候,他就把他的干粮给我吃。要不就一起去街上的食堂用小米换着吃碗素汤面,两个人每每坐下吃饭,食堂老板就犯愁,因为吃一碗面,他得一斤醋,我得半斤醋,两个人得一碟辣子,老板说他亏了!但每次还是都吃了。

后来,军林有了一辆自行车,一有空就带我溜达,我个子小,后座上不去,他就让我坐在大杆上,四处奔波。有一次,颠簸六十多里土路到了镇川。带我看了飞机,见到了柏油马路,看到了川流不息的汽车,还有楼房、稻子、无定河……守在机场,等看飞机的起降。而后索性带我再去米脂!第一次走进一个县城,在街道上穿行漫步。去了新华书店,观看了杜秉丞纪念馆,登上了李自成行宫。回来时意犹未尽,还去了万佛洞和黑龙潭。万佛洞石窟里的石雕佛像惨遭十分严重的破坏,乱石堆放,许多佛像身首异处。我们索性将佛像的头抱起来,一边安装,一边叹息,如此好的地方怎就遭受这样的侵害?劳碌了很长时间,两个人才气喘吁吁的离开了。回到镇川,才发现我们把修理自行车的扳手丢在了万佛洞,为了这个不到一块钱的扳手,又往返二十多里路程……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旅行,是我坐在军林自行车大杆上完成的旅行,那一天他带着我骑自行车二百多里路程,却让我第一次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是那么美好……他一路流着汗水,却为我的生命创造了无数的第一次!

后来,我到王家砭上学去了,他依然在清泉。我们一直以书信往来,时不时互相邮寄一些学习资料。每到假期就互相走动。

他没有考上中专,辍学了,我进城上学了。他多次说他知道我的家境,要给我接济学费,他要用自己挣的钱帮助我,我始终没有答应。那时候,开始赶着毛驴车贩挂面。

暑假期间,我也赶着家里的毛驴车,跟着军林走村串户贩卖挂面。听说我想做,他赶忙辞退了原来的伙伴,要我跟他一起做。每次他的车子拉350斤,我的拉300斤,两个人一起算账,平分利润。他教我怎么搞生意,怎么吆喝,甚至怎么能够吃饱肚子。有一次,我们转了十多个村还没有开张,他打听到有个偏僻小村庄很长时间没有小贩去了,我们决定去那儿。翻过几座山,山沟里出现一条很陡的坡路,仅能通过架子车,他说上这条坡路就到了!看着如此窄小的陡坡路,我有了退缩的想法,但他说他去过,没有问题,只是两辆车子不能一起走,防止翻车。不出所料,我们的车子双双在坡上翻滚了下来!好在驴没有受伤。可是又干又脆的挂面,怎么能经得起如此折腾?没有回头路,还是在天黑前到了村里。我们的到来,村民们高兴极了,可我们决定按兵不动,夜里不做买卖!他赶忙找了村干部,村干部将村委会办公室让我们留宿。吃过饭,仔细检查了650斤挂面后,总算舒了一口气,问题不是很大,一把一把重新整理后打包起来。悉悉索索下了一夜小雨……第二天,不到两个小时,挂面销售的干干净净!还有一次卖完了所有挂面,途中顿觉饥饿难耐,真是烈日高照、身心疲惫、饥肠辘辘,眼看着地里劳作的人们都已回家吃饭,肚子越觉得饥饿难忍。他要进农家讨饭吃,我说再走三十里就到他家了,走吧。其实,我何尝不想吃饭呢?整个人就像要散架似的……我是抹不开脸面,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开口讨饭吃,这个念头都不敢产生!最后,还是决定分开走,因为谁家都不会准备那么多的饭,让我们两个人吃。他拴好牲口径直就去了一家,我犹豫着蹲在路边,看着他从那家门里出来,又去一家,我知道他铁心了,我也尝试了一次讨饭吃的经历。饭后要给人家留钱,说啥都不要……人在难处,啥事都得经历。

一个多月后,我去上学了,他依然穿梭于山间小道,吆喝着牲口,洪亮的叫卖声传遍山头沟壑……只有假期,偶尔相遇。

再后来,听说他不再做小买卖了,去甘泉打工了。

我开始上班时,听说他在甘泉结婚了。

从此很难见到他,偶尔在赶集时遇到他的父亲,询问一些情况,听说他光景过得不错,我的心里觉得很踏实,渐渐的就忘记了他。

那年,我带着妻儿回老家过年,他恰好带着妻子和儿子来我家,欣喜之意难以言表。他的老婆孩子我都见到了,他说他学了泥水匠,一直在建筑工地上干活,生活过得去。看着他知足的笑脸,我默默地祝福他。我相信凭他的胆识,凭他的能力和干脆利落的做事风格,无论干什么,他都会做的很好的。

后来,听说军林的母亲去世了,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,早已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了。他没有给我去祭奠的机会,我一直耿耿于怀,算计着见到他,一定得狠狠的批判他!我曾经多次驻留在他家,阿姨总是拿出最好的东西给我吃,生怕我吃不饱,还没等到我碗里的饭吃完,就又偷偷的给我加了进来,以至于我央求军林给说了几次。

可我一直没有见到军林。

再后来,又一个噩耗传来,军林走了!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,直到有一天遇到了军林的姐姐,我才知道,他真的走了,我永远不能见到他了!原来工地上出了车祸,他在车祸中去世了,出事地点尽然就在万佛洞附近……我没有勇气追问细节,我也不想刨根问底,单就这个消息的证实,都让我难以承受。对我而言,一切经过已失去了意义!

很想到坟墓前送点纸钱,可我始终不敢前去。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那年过古稀的父亲,他孤零零地守着那个原本热闹的大院,他看到我会怎么想,我又怎能慰藉他的心灵?打破他的宁静,无异于揭开他心灵的创伤,我没有勇气!

可我还是在赶集时见过几次军林的父亲,看着他早已苍白的头发,感受他爬满脸颊的皱纹,接受他苦苦的笑容……我心如刀绞。我知道他比我更痛,可我又怎么安慰他老人家呢?他那日渐佝偻的身体,背负着多么惨烈的痛楚,我无言以对,只能一次次握着他的手,塞给他一些钱,然后匆匆离开,隐藏在不远处噙着泪水偷偷看着他的背影离开我的视野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1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