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被遗忘的庄园  

2017-11-26 21:49:19|  分类: 行遍天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被遗忘的庄园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离开兴隆山,就迫不及待赶往米脂,几年前专程去看姜氏庄园,这次想看看常氏庄园。午饭后,冯诚决定陪我一同前往,他曾经在高渠镇政府工作,自然路径熟悉,更节省时间。从米脂城北向东北行进沟谷,经过高渠镇政府不一会就到了高庙山村,远远看到沟东山坡有石砌台基整齐的院落,气势非凡,那就是闻名遐迩的常氏庄园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常氏庄园在米脂县城东北12公里高庙山柳树沟北侧的脑畔山麓,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由常维兴动工兴建,维兴未讫而终,由其长子常英经管并最后完成。庄园分前山和后山两处。通常所说常氏庄园,是常维兴的三子、四子继承的顺坡修建坐北向南的窑洞民居院落。庄园为上下两套四合院,气势虽不及姜氏庄园宏大,但更为紧凑对称规范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庄园大门前沿是用块石筑成高畔,山坡间形成半亩左右平台场地,两端为石拱门洞,洞门各连左右墙,形成一个独立院落体系,进庄园须沿坡由西而入。门洞内的走道上铺设十块大小相同的石板,每石板的四角都有不到十公分的接茬,前后石板凹凸咬合,整个路面既平整,又不易变形。碱畔上正有两个老人在闲谈,看着我们的到来,颇感喜悦,便给我们介绍庄园。庄园的大门虽已破败,但梁柆枋檩起架、五脊六兽硬山顶、青瓦覆面的结构依然存在。墀头水磨砖雕宝象驮笼饰,浮雕福禄呈祥,图案精致,落落大方。砖木结构的大门。彩绘梁檩枋柱举架,砖石镶砌峙头,上部对称砖雕人物吉祥图案,门楼上部脊兽硬山顶,青瓦滴水苫面,门扇镶圆形黄铜铺首,抱鼓石面精雕麒麟送子,鼓帮踞两小石狮相向嬉戏。给这个原本庄重的院落,增添了灵气。彩绘依稀可见,砖雕精细工巧。遥想当初,常财主站在如此精致大方的门首,迎接贵客时,脸上一定绽放着无比荣耀的光彩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进入大门即是庄园的底园,门两边有对称厅房、耳房。东西两边墙上各有圆形门,西门内为石院磨房,院东门内为马厩厕所。石碾石磨早已湮没于荒草之间,当初的房屋已成断壁残垣。然而壁间残留的石条柱依然存在,錾刻的条石,纹络匀称,棱角分明,堪算精品。北侧依坡而建厕所为二层窑洞,石质方形粪池。上面窑洞只有窗户,与上院相通。这厕所应该是从上层便入,落入粪池,既解决了蚊蝇飞舞的问题,又有效排除了臭味。倘若真如我们所想,那是何等的情形?东门内的马厩失去了本来的样子,斜躺着马槽的马槽早已失去了其应有的作用,然而那精细的雕琢,大气的形状,非一般农民家所有。马棚早已破败,几根雕琢精细的石柱,支撑着被厚厚苔藓覆盖的椽檩……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穿过前庭,顺15级石阶而上为垂花门,题额“务本敦伦”,雕琢的凹凸有致,甚是美观。卷棚顶,木结构举架,斑斑点点的彩绘依然表现着曾经的华丽,铁质方形铺首。据说其后为四扇组成的圆门转扇,只有红白喜事开启,寻常四扇关闭,以避主宅直冲大门。但转扇被胡宗南进攻陕北时掠去抬伤兵了。门侧前左壁砖雕竹鹤图,右壁砖雕松鹿图。门旁蹲一对张口狮,左边公狮,爪玩绣球;右为母狮,爪抓小狮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穿门而过,就到上院。正面一线五孔石窑,高门亮窗,穿廊虎抱,正窑两边配双窑小院,主院两侧六孔石窑相对,呈典型的“明五暗四六厢窑”布局。主窑洞坐落高台之上,窑洞的高度和宽度显然要比普通农家大的多,显得高宽宏阔,加装满拱大窗,室内采光充分,看上去大气,住起来舒适。上院东西两侧有石拱圆门通两暗院。东西厢窑石面光洁,满拱大窗窗棂、窗格设计精巧,也很精致。虽为暗窑,但其高度宽度也要比普通家户要大。东西厢窑分别靠东西边一孔,是通往正窑对面两侧各隐蔽的两孔小窑的通道,小窑院内没有进门,在下院只能看到窗户。我想,也许是常家的珍藏室吧。上院门东西两侧各有登窑顶的通道,站在小窑顶上,既对下院落一览无遗,又能掌握沟谷情境,是极好的瞭望台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从布局上看,常氏庄园由低到高,不断提升,层次清晰,主次分明。走进大门,就能看到垂花门、门楼、圆门转扇、两厢的天地堂、土地堂以及砖雕吉祥图案等,因有15级石阶衬托,高低适中,且显得巍峨而宏阔;过垂花门,主窑与两厢厢窑高低错落,主窑的主导地位突出。感觉既是依山而建,可节省成本;又充分利用空间,保证了庄园采光效果。整个院落高低错落有致,浑然一体,有妙趣天成的审美效果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常氏庄园的排水系统设计精巧。上院依自然落差泄流,下院接上院来水,地面铺设慢坡凹形浅水槽石,走路平整而流水通畅。穿墙处,用整块石头凿洞;近大门,还有下洪竖井,达一定深度则穿过大门和碱畔泄入沟底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听说后山有大财主的院落,索性驱车前往。仅数百米看到草木丛中的院落,远远看去,大气恢宏,想必就是。走过去发现大门紧锁。院落被野草杂树占领,西边墙体倾塌严重,窑洞裂缝明显。院里没人居住,那高大镶嵌着浮雕的大门虽已面目全非,但曾经恢弘的气势依然存在。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常氏庄园建起至今也就百年有余吧,怎么就如此破败呢?前院大门口的几位老人,叹息着告诉我们:庄园现在不住常氏,庄园分配给了多户人家,乱姓杂居。你说这没主,片瓦块砖都有主家。就是历经风雨,确有人使用,没人修缮。他指着大门口早已风化的石头,叹息着。

 后院显然不及旁边的树地干净了,枣树叶子早已落尽,地上洒满了跌落的红枣,树上依然挂着鲜红的枣,伸手可摘;还有一棵梨树挂着干瘪腐烂的果实,时而来风,听到沉闷的落地声音……

百年时光瞬间而过,辉煌尽然那么短暂,倘若常财主尚能健在,他将如何面对如此情境?假如其后人依然居住,又将如何?其实,这似乎不是关键,记得姜氏庄园里居住的就是姜氏后代,又能比常氏庄园好多少呢?

被遗忘的庄园 - 一线晴空——张坚 - 一线晴空 张坚

 记得小时候,只要有果树,几乎等不到果子成熟,就要千方百计摘了吃;那会像现在,家门口的果实,伸手就能摘的果实,却没人理睬?常氏修建了庄园,显耀一时;常氏的后人离开了庄园,也许是走到了更好的地方,有了更好的出路;甜美的果实没人理睬,不是它失去了存在的意义,而是喜欢享受甜美的人走了,走进了城市,他们宁愿买,也不会回来采摘。

山,还是那座山;树,也是那棵树;人,不停地抉择着;窑,悄然塌陷着。人和窑洞都是过客,只有山河依旧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