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线晴空 张坚

满天晴空时,我是其中一部分;乌云密布时,独享一线晴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坚:长期从事农村工作,对三农问题做深入调查研究,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学习,致力推进农村合作组织建设,多次培训农民,并指导合作社建设。愿和关注三农的仁人志士合作,促进三农发展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暴雨过后  

2017-07-30 21:14:07|  分类: 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暴雨过后

这几天,救灾是榆林的主旋律。

随着榆林城区的水患央视《新闻1+1》的播出,一时间沸沸扬扬,引发了市民的反思和审视。又一场大暴雨将绥德子洲推进了灾难的深渊。这是一个干旱的七月,更是一个暴雨灾害相伴的七月。这个七月,刷新了榆林人对灾害的记忆!

深处内陆的榆林,雨水短缺是常态,以至于民间常常把降雨的希望寄托在龙王身上,几乎每个村都有龙王庙,每到干旱期间,各个庙会都会轮番唱戏,有的地方还会祈雨、领牲,各种宗教活动不停地进行着,只希望天降甘霖,庄稼成长……想必今年六七月雨水奇缺,高温不歇,这方面的开支一定不在少数吧。人们把降雨与庙会唱戏联系起来,来评判不同龙王的能力。俗话说,大旱之时有大涝。这个七月,老天用铁的事实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!

天灾与人祸常常结伴而行。

面对红山路的灾害,大家反思了许多,更多的还是假设:假如红山排洪的路径更多,将雨水能够分散排出;假如红山路再宽一些,排洪道更大一些;假如红山路两侧的棚户区能早一些改造,街道得到有效的拓宽;假如两侧的住户补偿条件不是离谱,政府能够承受得起……这样的假设,在榆林人的心目中逐渐转化成一种共识,其实质就是尽快改造这个区域,拓宽道路,畅通排洪设施。

绥德子洲的洪灾更是触目惊心,损失之大,受灾范围之广,更是值得深思。同样还有许多假设:假如城市的扩建不要过分挤占河道;假如城市建设的地基再高一些……

这些假如,看似不同的地点有不同的说法,仔细想想,其实一样。数十年的发展,农民纷纷进城,城市拓展异常迅猛。每个城市想方设法以最小的投入争取最大的空间。建设用地是任何城市的稀缺资源,寸土寸金引发了人们的侥幸。于是,资源占有者决不想轻易放弃,特别是类似红山路两边的商铺,红山密集的人口居住,是商铺营利的现实客户,岂能轻易放弃?昂贵的租赁费能让房主坐享可观的收入,岂能轻易放弃?拆迁自然难以进行,历经多次协商成为房主变本加厉的资本。成本愈高,政府愈难以实施,毕竟政府需要改造的地段很多,过高的成本投入,会引起别处照样打扮照样来。绥德子洲县城本来就在山区沟壑之中,拓展县城面积显然是发展中的难题。向山头要地肯定比和河道争地要难得多,拓展城市首先就是挤占河道。无定河作为榆林市流域面积最大、最长的黄河支流,流经各种复杂的地形地貌,到了绥德本来就进入丘陵沟壑区域,河道变窄了。但是河道两侧,建起了那么多的高楼大厦,修通了纵横交错的街道,泄洪功能必然减弱。作为无定河流域重要的支流大理河也是这样,看看子洲县城的建设,将河道挤占了多少?洪水一旦来临,不仅河道窄小,而且很快会淤积泥土抬升河床,这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
诚然,这次降水可能是百年不遇的强度和降水量。降雨量和降水强度的意外增多,感觉更像是天灾。不妨再作假设,假如河道两边各能让出两米,那效果又是怎么样?

这些天,经常听到有人说,人不能欺天。也许就是这个理,我们常常以自己或者老人们的记忆为标准,确定洪水的流量;我们常常以近年来干旱频发,来判断降雨量的整体减少;我们常常以现在值钱,开发了就是发展来体现成绩,赚取利润,忽略了自然界的感受。当天要刷新你的记忆时,就是你不堪重负之时。其实,最让人担忧的是金钱绑架权力、绑架良心、绑架科学。

暴雨过后,我们可能增加了记忆,关键是汲取教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1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